龙门镇篇 第五十五章 讙爷结印斗藤蔓(1 / 2)

一枪纵横 姬郎不狂 6595 字 1个月前

阳仔看到突然袭来的藤蔓,顿时有点慌了,反观讙爷,它不紧不慢地结了个手印,紧接着,它身遭顿起狂风,只是这狂风有些凛冽冰冷。

这是剩余七股能量中的其中一种元素能量,“冷风元素”。

当冷风的风力大到一定的程度之后,讙爷小爪子迅速结了个印,瞬间,冷风变成了密密麻麻的风刃,冰冷的气息让阳仔几人略微颤抖了一下。

风刃一触即发,飞射而来的众多藤蔓无一不被切成一段一段的。

不过,这些藤蔓的断口处很快就又长出了新的藤条。

讙爷面色不变,手中又开始结印,这次是它四周的岩石发生了变化,一块块石头从土地里钻了出来,接着飘浮到了空中。

随后讙爷手印迅速改变,它的身体发出微弱的能量,小爪子突然虚空一握,那些石块也跟着迅速收拢。

当它们收拢到一定的程度之后,上面忽然发光发热,里面还流动着火红色的岩浆,不过岩浆并未滴落出来。

下一刻,讙爷两只小爪子对着藤蔓的根部挥爪攻击,大量的岩浆石块朝着讙爷指引的方向狠狠地砸去。

大量的岩浆石如陨石雨般砸中落,众多的藤蔓根部被砸中,被砸中的藤蔓那里,瞬间爆炸,烟雾散去,那里竟然被砸出了一个大坑。

有一些岩浆石也砸中了石柱,不过并没在上面留下任何的痕迹。

众多藤蔓枝条因为根部被毁,因此而纷纷枯萎在地。

到得最后,地上都堆满了枯黑色的藤条碎块。

接着讙爷赶紧闭上眼睛恢复着,身上的七股能量溢出,接着它们又被突然出现的一股神秘能量给镇压了回去。

讙爷深呼一口气,睁开独眼再次观望四周,见没有任何异常后,催眠着孔天背着敖古跟着它走进了祭坛,直达其中心处。

“不知道这玩意能不能疗伤。”

讙爷看着白色液体,然后用灵力化作一只能量巨手捞了一点白色液体,。

不过那液体瞬间就将巨手的手心给腐蚀了个洞,然后落回了池内。

接着讙爷又用魂力试探,同样的,一碰到就会被腐蚀掉。

很明显,这白色液体会吸收灵力和魂力,并将它们也转化成白色液体,只是这白色液体转化不回灵力和魂力的。

“按理说,这东西肯定是增强实力的东西,但那本古籍上又没有确切的记载到底为何物,真是可恶啊!”

讙爷有些烦躁,这白色液体连灵力和魂力都腐蚀了,就是不知道物质能不能被腐蚀掉,要是能的话,这把敖古扔下去那不得啥都没了吗?

“对了!”

讙爷左看右看,想寻找能拿来实验的东西,它看向了祭祀外枯黑的藤蔓尸体,这倒是可以拿来做一下实验。

其实讙爷更想拿人来搞的,但这里的三个人它都不能动,不然出事了,它可不敢确实定敖古醒来后会怎么想。

可退而其次拿动物吧,这里又没有其它的动物,就只有死掉的藤蔓,那就用它试试看,实在不行就只能到外面找异兽了。

它这样想着,便开始催眠郑龙在外面拿他的剑扎一根枯黑的藤蔓带进来。

讙爷这么做是因为它不知道这藤蔓有没有毒,要是郑龙被毒死了那就得不偿失了。

而且等下它也还要利用一个长一点的工具将藤蔓放进拿出,所以这把长剑就很适合。

只不过这长剑很有可能会“夭折”掉。

郑龙将藤蔓带进了祭坛,站于一旁的阳仔看了看,也跟了进去。

其实讙爷之所以不催眠他,是因为它需要有人清醒地记住这个过程,到时候它还有事情要他交代给敖古。

它心里已经打算离开敖古了,它的心智很高,所以它能猜得到敖古以后会干嘛,可它又不想敖古再这么冲动。

现在低阶还好,只是反噬重创,若是阶级高了,那很可能就是个死字。

郑龙在讙爷的催眠下,一步一步地接近祭坛中心,然后将藤蔓小心翼翼地往白色液体里放。

藤蔓接触到液体并没有发生被腐蚀的现状况,很快,这整整一段就被淹没了进来。

讙爷看着那淹没之处,眉头皱了皱,突然,它眼睛大张,迅速化出能量巨手,把郑龙抓住,用力把他给甩了出去。

长剑从郑龙手中脱手而出,“铮”地一下扎在了地板上,它的剑尖处毫发无损。

至于剑尖上的藤蔓,也被甩了出来,“啪”的一声掉在了地板上。

只是,这藤蔓竟然活了,变得绿油油的,比之前还要粗壮,而且看似还可以再生长。

此时的讙爷并没有因为实验成功而高兴,因为它要立马阻止那藤蔓的生长。

那段藤蔓不断蠕动着,想要在祭祀内扎根。

如果让它扎根成功了,讙爷可不知道还能不能打得过,因为藤蔓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开始让它有些悸动。